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苏婷的不一样生活
苏婷的不一样生活

第1章 苏婷是一位性慾极其强烈的漂亮女人

鲍瑞倚在舞厅的吧台旁,茫然地望着他那漂亮的妻子——苏婷,她正在跟一位高大英俊的男人翩翩起舞,两个人毫无顾忌地在调情。鲍瑞看到妻子脸上洋溢着妩媚的笑,吸引了在场的许多男人的注目。苏婷那高高挺起的乳房,紧紧地贴在那个高大英俊男人的胸膛上,两个人的下身也几乎贴在一起。勿庸置疑,如果一个妻子在自己的丈夫面前,跟別的男人如此放荡的调情,肯定会招来绝大部份丈夫的嫉恨。然而,鲍瑞面对自己的妻子,却显得无可奈何。

今天,鲍瑞带领妻子参加他们公司为客户举办的答谢舞会,他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口袋里,揉捏着一个女人的内裤,那是他妻子苏婷躲到洗手间里,刚刚脱下来的,内裤上还依然带着她的体温,内裤中间卡在女性生殖器部位的细带已经湿透了。苏婷是一位性慾极其强烈的女人,她曾经毫不讳言地告诉丈夫,自己在跟英俊潇洒的男人跳舞的时候,阴道里会情不自禁地流出淫液,以至于,卡在她的女性生殖器部位的内裤都会被浸湿,所以她在跟男人跳舞的时候,必须脱掉内裤。



第5章 苏婷疯狂地跟丈夫做爱了

不知过了多久,苏婷获得了极大的性满足,她身子一软,疲惫的躺在床上。鲍瑞趴在妻子的丰满的胸脯上,他依然在盡情的吸吮着妻子的乳头,慢慢的,他把已经变软的大阴茎,从苏婷的阴道里抽出来。此时,苏婷的阴道里,已经被丈夫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灌满了。当鲍瑞的大阴茎从苏婷的阴道里抽出的一瞬间,一股黏液从她的阴道里流淌出来,顺着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,流淌到她的肛门上,最后,流淌到她臀部下面的床单上。

鲍瑞侧躺在妻子的身边,他依然紧紧的拥抱住妻子那赤裸的身体。不一会,夫妻俩就心满意足的睡着了,毕竟他们俩实在太疲惫了。这一夜,苏婷的嘴里依然残留着那个陌生男人的精液,而她的阴道里灌满了丈夫的精液,作为女人的她,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性满足,而这种快感,只有放荡的女人才能够获得。而身为丈夫鲍瑞,射光了大睾丸里的最后一滴精液,他那已经变软的大阴茎,随意的耷拉在大腿上。此刻,他的心里已经沒有了嫉恨,只有满足和一丝隐隐的无奈。

第二天早晨,鲍瑞醒来的很晚,发现妻子已经不在身边了。他穿上衣服走出卧室,发现妻子苏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看杂志。鲍瑞看见妻子苏婷随意的穿着一件睡衣,领口敞开,微微的露出了雪白而丰满的乳房,很显然,她的里面沒有穿任何内衣,而是赤身裸体。苏婷听见丈夫走出卧室,她并沒有抬头看丈夫,而是继续翻阅手中的杂志。鲍瑞感到一丝疑惑,往往早上这段时间,苏婷通常都是在梳洗打扮,精心化妆,准备去上班,而今天早晨,苏婷却有些异样。鲍瑞瞥了一眼妻子,然后默默的走进厨房,为自己和妻子倒了两杯咖啡。

鲍瑞端着咖啡回到客厅,他一声不吭的坐在妻子对面的椅子上,他望着妻子那略带忧伤的脸,心里不免有些忧虑。很显然,妻子苏婷的心情不好。鲍瑞不知道苏婷为什么不开心,也许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也许苏婷依然为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件难以启齿的事情而烦恼,毕竟,对于任何一位女人来说,那件事情实在是太淫荡了。

鲍瑞清了清嗓子,可是,苏婷就像沒听见似的,依然低着头,沒看丈夫一眼,鲍瑞说:「苏婷,我准备上班了,难道你不打算跟我道別吗!」苏婷放下手中的杂志,慢慢抬起头望了丈夫一眼,她那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:「早晨好!老公……」苏婷小声说道。鲍瑞察觉到妻子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,紧接着,苏婷又低下头继续看杂志。

很显然,苏婷很不开心,她正在被某件事搅得心烦意乱。然而,鲍瑞却心情不错,只是他的情绪也受到了,苏婷沮丧情绪的一点点影响,不过无妨大碍。夫妻俩面对面的坐着,他们俩都沉默不语。

「苏婷,你今天打算去上班吗?」鲍瑞问道,他在试图打破沉默的坚冰。

「我想休息一天,我感觉不舒服!」苏婷冷漠地回答道。

「噢!那也好!」鲍瑞说,通常他们夫妻俩都是在同一天休息。「苏婷,你怎么了,你看上去不开心,是吗……你是不是还在想昨天晚上的那件事……」

突然,苏婷那漂亮的脸蛋抽动了一下,她看上去要哭了:「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」紧接着,两行眼泪夺眶而出:「我只是……只是想跳舞,可是沒想到,我却……」苏婷声音颤抖,她再也说不下去了,她扑倒在沙发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「噢!对不起,苏婷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提起那件让你伤心的事……」说完,鲍瑞绕过茶几,跪在苏婷的沙发前面,紧紧的搂住妻子的肩膀。「苏婷,你沒有理解我的意思,我并不是想指责你,事实上,我非常爱你,我早就把那件事给忘了……噢!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不要难过了,好吗!」说完,鲍瑞抓起苏婷的小手,紧紧的贴在胸口上,他感觉自己也要哭了。

苏婷抬起泪眼,她的身体依然在不住的颤抖:「老公,你……你真的不责怪我吗?我……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会幹那件对不起你的事,我……真是一个……」苏婷再也说不下去了,只有不住的哭泣声。鲍瑞紧紧的搂住妻子,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。

「苏婷,你不要难过,其实,我并不在乎你幹那件事。我知道你是非常爱我的,不是吗!」鲍瑞安慰妻子道。

苏婷抬起泪眼,默默的点点头,她颤抖着嘴唇,激动得说不出一个字,其实,她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只有眼泪不住的在流淌,她的内心里充满了对丈夫的爱和感激之情。苏婷擦了一把眼泪,从沙发上坐起,她也跪在地闆上,跟丈夫鲍瑞紧紧的拥抱在一起:「我爱你,老公,我真的非常爱你,请你相信我!」苏婷小声说完,她深情的亲吻了一下丈夫,脸上露了出来迷人的微笑。

鲍瑞着实吃了一惊,他沒想到妻子的情绪转变得如此之快,然而,他却很高兴看到妻子又开心起来。苏婷的情绪就像一位十六、七岁的少女一样,说哭就哭说笑就笑。鲍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他紧紧的搂住妻子,深情的跟妻子接吻,他将舌头伸进了妻子的嘴里。

夫妻俩的接吻迅速激起了他们的性慾。鲍瑞用一只手紧紧的搂着妻子的腰,用另一只手抚摸着苏婷丰满的胸部,紧接着,鲍瑞把手伸进了妻子的睡衣里,他盡情的揉捏着苏婷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。苏婷的性慾迅速达到了高潮,她不住的发出快乐的哼哼声。

她紧紧的搂着丈夫的后背,站起身,然后,她把丈夫按倒在沙发上,她跪在丈夫的身旁,深情的凝视着丈夫的眼睛,她那对漂亮的大眼睛里,放射出兴奋的光芒,那是一种女人对性要求的极度渴望。

苏婷伸出手,抚摸着丈夫鲍瑞大腿根部高高的隆起,她知道丈夫的大阴茎已经勃起了。苏婷思索了一下,她慢慢的拉开了丈夫裤子上的拉链。

「苏婷我要迟到了,等晚上,我回来后再幹,好吗?」鲍瑞在小声的哀求妻子,然而,苏婷已经把丈夫那又硬又粗的大阴茎,从他的内裤里掏出来了。

「太美妙了!」苏婷小声说。说完,她低下头,还沒等鲍瑞反应过来,苏婷已经张开大嘴,把丈夫的大阴茎头,含进了嘴里。

「噢!噢!」鲍瑞兴奋的哼了起来,他低头一看,他那漂亮的妻子,正在盡情的吸吮着自己的大阴茎。苏婷抬起眼,瞟了丈夫一眼,继续用舌头舔着丈夫的大阴茎头。此时,鲍瑞的大阴茎已经兴奋的抽动起来。忽然,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,昨天晚上,漂亮的妻子紧紧的抓住那个陌生男人的硕大无比的阴茎,盡情的吸吮的画面,一想到这些,鲍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他觉得脑子里想像自己的妻子,快乐的吸吮別的男人的大阴茎的画面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。鲍瑞竭力想将这些画面,从自己的脑海中删除,可是,无论他怎么努力,都无济于事。

令人奇怪的是,苏婷的脑海中,也同样想像着,昨天晚上,自己吸吮那个男人的大阴茎的画面。一想到这些,她快乐的哼了一声,她更加用力的吸吮丈夫的大阴茎,与此同时,她的手在不停的摩擦着,丈夫大阴茎杆上的包皮,她再重温昨天晚上,那激动人心的一刻。说实话,苏婷的内心里也有一股内疚感,她也想忘掉那些极其淫秽的画面,可是,她做不到,她越是想忘掉,那画面就越清晰。

过了一会,苏婷站起身,笑咪咪的凝望着她的丈夫,她的脸上流入出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对性慾的渴望。苏婷慢慢的解开睡衣,她的睡衣滑落到地闆上,她全身赤裸、一丝不挂的站在丈夫面前,然后,她抬起腿跨骑在丈夫的大腿根部上,她扭动一下臀部,将丈夫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,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,紧接着,慢慢的蹲下臀部。

鲍瑞睁大眼睛,喘着粗气,盯着妻子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,慢慢的展现在自己面前。他看见妻子苏婷,用小手抓住他的大阴茎杆,然后用阴茎头拨开自己的大阴唇。鲍瑞兴奋地吸了一口气,他眼睁睁的看见,妻子将自己的大阴茎头,塞进了她的阴道口里。当鲍瑞翘起臀部,准备将大阴茎插入妻子阴道里的时候,苏婷却拦住了他,她微微抬起臀部,噗哧的笑了一下,她想自己操作大阴茎插入自己阴道里的全过程。

「悉听尊便!」鲍瑞略带讽刺的说。

苏婷再一次蹲下臀部,鲍瑞的阴茎头依然含在她的阴道口里,而长长的大阴茎杆却留在阴道口外面。苏婷的臀部继续慢慢的下蹲,鲍瑞的大阴茎杆一寸一寸的插入了她的阴道里。最后,鲍瑞的大阴茎杆完全的插入了妻子的阴道里,苏婷坐在丈夫的大腿根部上,两个人的生殖器紧紧的贴在一起,他们的性慾迅速达到了高潮。

「啊!啊!」夫妻俩兴奋的哼哼着,鲍瑞的大阴茎在妻子的阴道里搅动着,盡情的体验着做爱带来的快感。

过了一会,苏婷抬起臀部,鲍瑞的大阴茎杆从她的阴道里抽出,苏婷又蹲下臀部,丈夫的大阴茎杆再一次插入了她的阴道里。就这样,苏婷反反覆覆,鲍瑞的大阴茎就像活塞一样,在妻子的阴道里插入拔出。苏婷不停的哼哼着,盡情的体验着,从阴道里传出来的一阵阵快感。

说也奇怪,慢慢的,鲍瑞竟然不再想像,昨天晚上,妻子跟她的情人所幹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了。他看到的只有,他那漂亮的妻子,赤身裸体的跟自己做爱,他的大阴茎在妻子的女性生殖器里插入拔出。苏婷微微闭着双眼,盡情的体验着做爱带来的快感,鲍瑞伸出手抓住妻子那不断跳跃的乳房。

苏婷睁开眼睛,妩媚的向丈夫一笑,目光中充满了对丈夫的爱。她的臀部依然在有节奏的上下起伏着。她的心因为过度兴奋,而狂跳不止。苏婷不愧为是一位性慾强烈的女人,忽然,鲍瑞还沒有反应过来,苏婷的性慾就已经达到了高潮。

身下的鲍瑞感觉到了妻子生理的变化,他能够感觉到,苏婷的阴道紧紧的裹着自己的大阴茎,通过妻子的阴道壁的传导,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妻子的身体在有节奏的抖动着,那是一种过度兴奋带来的抖动。鲍瑞大阴茎在妻子阴道的刺激下,他的性慾也获得了极大的提升:「啊!啊!我的宝贝儿!」鲍瑞兴奋的嚎叫着,他的喊声与妻子的哼哼声交织在一起。

苏婷的阴道感觉到了丈夫大阴茎的抽动,她知道丈夫快要剋制不住的射精了。于是,苏婷的臀部上下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。不一会儿,她就感觉到一股精液射进了自己的阴道深处。苏婷尖叫了一声,她感觉到一阵阵的快感,从自己的阴道里传出,辐射到全身。苏婷的臀部快速的上下起伏,直到丈夫射盡最后一滴精液为止。完事后,苏婷骑在丈夫的大腿根部,丈夫的大阴茎依然深深地插在自己的阴道里,然而,苏婷却久久不肯起身。

最后,苏婷身子一软,扑倒在丈夫的怀里,她疲惫的喘着粗气。过了一会儿,苏婷那颗狂跳的心,渐渐的平静下来,她直起身子,望着身下的丈夫,甜甜的一笑说:「老公,对不起。我把你的裤子弄髒了,快去换一条新裤子吧,快点!不然会迟到的。」说完,苏婷从丈夫的大腿根部上站起身,鲍瑞那已经变软的大阴茎,从妻子的阴道里抽出,一瞬间,一股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淌出来。苏婷向丈夫做了一个鬼脸,拾起地闆上的睡衣,向浴室走去,她的阴道里的精液继续向外流淌,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。

鲍瑞筋疲力盡的躺在沙发上,他紧闭了一下双眼,足足有好几分钟,他在用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。过了一会儿,鲍瑞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,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怪笑,他自己也说不清,他为什么要笑。他觉得今天早上的做爱,让他非常开心,比那种例行公事似的夫妻性生活要强得多,他心里在想,疯狂的做爱就像一场激情四射的战斗,太刺激了。
当鲍瑞离开家,去上班的时候,他的脸上依然挂着掩饰不住的窃笑。
将近中午11点钟,鲍瑞的手机铃突然想起。

「你好!我是鲍瑞!」鲍瑞掏出手机回答道。「嗨!亲爱的老公!」话筒里传来了苏婷那甜美的声音。「嗨!苏婷你好!有什么事吗?」鲍瑞回答道。「老公,沒什么事!我只是想告诉你,你知道我今天早上有多么快活吗!我的高潮到现在还沒有退去。」苏婷说。

「是吗!那太好了!我真替你高兴!」鲍瑞回答道。然而,他的心里却泛起了嘀咕。以往,妻子苏婷很少在自己工作时间打来电话,他心里在盘算,妻子肯定有什么事,想跟自己说。到底是什么事情呢?难道这件事是不是跟,昨天晚上,妻子幹出的那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有关!

「老公,今天早晨,我想了很长时间……」苏婷像是在喃喃自语的说。

「噢!苏婷!我的漂亮妻子,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?」鲍瑞半开玩笑的说。

「老公,说实话,你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丈夫。并不是所有的丈夫,都能够像你一样,允许自己的妻子到外面去跳舞,尤其是,允许自己的妻子幹那种事……」突然苏婷的语气变得紧张起来。

苏婷的确心里有事。整整一个上午,苏婷都在想着那件事,她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自己的丈夫,她甚至站在镜子前,练习了好几遍。然而,当她真的拿起话筒,给丈夫打电话的时候,她依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

鲍瑞耐心的等待了几分钟,可是,话筒另一端的苏婷,依然一言不发。最后,鲍瑞小声的说:「苏婷,我身边沒有任何人,请你大胆说吧……」然而,苏婷依然沉默不语:「苏婷,我还有许多事要做,求求你说话,好吗?」

「老公!我知道,这很难理解。你能够如此宽容的容忍,我跟別的男人幹那种事……如果我知道你跟別的女人幹那种事,说实话,我会发疯的……」

「我从来沒想过,要到外面找別的女人。」鲍瑞说道,紧接着,他又补充了一句:「说实话,有你一个女人已经足够了!」说完,鲍瑞自嘲的笑了起来。苏婷也神经质的附和着丈夫,笑了一声,然而,她的笑声却突然打住了。

第6章 陌生男人忽然给苏婷打来电话

最后,苏婷犹犹豫豫的说:「老公,我知道,此时给你打电话很不合时宜,而且,这件事也很难在电话里说清楚。但是,如果我等到你回家再说这件事,已经来不及了。事情还要从昨天晚上,舞会上的那个陌生男人说起。其实,今天早晨,我本想跟你提那件事的,可是,我担心你会生气,就沒再敢跟你说。」

「我可以理解你当时的心情,不过,你不用担心,我早就把昨天晚上的那件事给忘了。说实话,那件事真的给我们俩的夫妻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。」说完,鲍瑞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哈哈的笑了起来。他在试图打消妻子的顾虑,然而,妻子苏婷依然沒有提那件紧要的事。鲍瑞有点不耐烦的说:「苏婷,如果沒有什么事,我就挂断电话了!」

「別!別!千万別挂断电话!」苏婷急促的说,她的语调提高了八度。苏婷紧紧的抓住话筒,吞吞吐吐的继续说:「老公,我知道,你并不介意,我跟那个男人的关系。你也说过,我跟他幹的那件事,让我们俩的性生活兴奋不已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我的意思是,老公,你能够允许我跟那个男人……走得多远?」

「那么,你想跟他走多远呢?」鲍瑞把问题又抛回给妻子。

「我不知道!我只知道,我非常爱你。我不想伤害我们俩的夫妻关系!」苏婷茫然的说。

「苏婷,我也不想伤害我们的夫妻关系。我爱你!听着,你为什么不等我回家以后,再讨论这个问题呢?」

「是的,但是,老公,等你回家,已经来不及了,我……我接到了腾霖的电话……」苏婷的语气显得非常急促,很显然,她并不想就这么中断跟丈夫的谈话,无论如何,她都要把这件急事告诉丈夫,毕竟,她已经等不及了。

「腾霖是谁?」鲍瑞疑惑的问,其实,他心里早就猜出那个男人是谁了。

「腾霖,就是昨天晚上,跟我跳舞的男人。」苏婷说完,她的脸上泛起了一层羞涩红晕,她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里,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毕竟,昨天晚上,那个男人的硕大无比的阴茎,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。作为女人的苏婷,怎么能忘记那刻骨铭心的感觉呢!

「那小子究竟想幹什么?」鲍瑞明知故问的问道,其实,他心里当然明白,那个男人想幹什么。

「噢……他问我,明天晚上,是否可以请我去吃饭!如果我拒绝他的邀请,那么,他今天晚上就准备出差了。如果我同意了,他就推迟一天动身……所以,他正在焦急的等待我的回答。」苏婷小声的说,很显然,她说话的底气不足。

突然,鲍瑞勐然想起,今天早晨,天刚濛濛亮的时候,自己在睡梦中,恍恍惚惚听见电话铃声响起,他记得自己还随口骂了一句。妻子苏婷去接听了电话,不过,妻子并沒有告诉他那个人电话的事情。当他早晨醒来的时候,已经把这件事忘光了。此时,鲍瑞一下子明白过来,原来早晨的那个恼人的电话,是妻子的一夜情人打来的,他想邀请苏婷去吃晚饭。胡扯!那小子分明是想找一家旅馆,跟苏婷盡情的做爱!一想到这里,鲍瑞的心里就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,他原来的兴奋心情被一扫而光。

「那么,苏婷,你怎么回答他的?」鲍瑞阴阳怪气的问道。

「我回答他说,我要跟丈夫商量一下!」苏婷小声的说。

「苏婷,你不是做梦都希望跟那小子做爱吗!你为什么还要来问我呢!」鲍瑞说道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感觉自己的大阴茎,微微的勃起了。

「老公,你不是希望我幹那些事吗!」苏婷沒好气的顶了一句,说完,她又后悔了。她心里明白,世界上,哪有一位丈夫愿意自己的妻子,跟別的男人发生性关系的。

「苏婷,你说得对,我是说过那些话!」鲍瑞语气略微缓和的说。他在想,既然,这件事是由妻子引起,就应该由苏婷自己做出决定,他相信妻子肯定会拒绝那个男人的近乎于挑衅的邀请。此时,鲍瑞那刚愎自用性格,再一次暴露无遗。

「老公,你说得对。我是希望跟他出去,我也不想隐瞒你,我渴望跟他上床做爱!」此时,苏婷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如此的镇定自若,她已经不在乎丈夫的反对了,她继续说:「但是,我很害怕……」

「苏婷,你究竟怕什么?」鲍瑞说。

「所有的事情。我几乎不瞭解那个男人,我也不知道,他究竟想幹什么?所以,老公,我想徵求你的意见!」苏婷说。

鲍瑞听到妻子的话,感到很失望。他知道妻子已经决定去见那个男人了,自己不可能再把妻子拉回来了。他虽然心里不愿意,可是又不好挑明瞭,拒绝妻子的决定。鲍瑞自己也说不清,在他的心底里还残存着一丝侥倖心理,他希望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下手,苏婷上当受骗后,肯定会回心转意,心甘情愿的回到自己的身边。在大学时,鲍瑞就是用这一招术,击败了一个个情敌,最后,赢得苏婷的芳心的。如今,他也想用此招击败那个陌生男人——妻子的一夜情人。

一想到这里,鲍瑞的心头就涌上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和得意。最后,他沒话找话的说:「苏婷,等我回家后,我们再好好商量!」其实,鲍瑞心里比谁都清楚,妻子肯定会跟那个男人去的。

「好吧!就这么决定了。晚上见,老公,不论我做什么,我都爱你。」苏婷回答道,她挂断了电话。苏婷坐在梳粧檯前思索了半天,此时,她凭藉多年的经验,她已经摸透了丈夫的心理,她知道即便自己决定跟那个男人去约会,丈夫也不会拒绝的。想到这里,苏婷拿起桌子上的电话,拨通了那个陌生男人的电话。

「喂!腾霖,你好!我答应跟你去吃饭……」苏婷说完,她挂断了电话,然后,如释重负的长长舒了一口气,她拿起提包走出了家门。

晚上6:30,鲍瑞下班回到家里,他推开房门后发现,屋子里静悄悄的。苏婷鲍瑞叫了一声,可是沒有人回答。鲍瑞穿过客厅走进卧室,卧室里光缐昏暗,他隐隐约约看见茶几上摆放着两张碟子,可是却沒看见妻子苏婷的身影。

「苏婷到哪儿去了?」鲍瑞小声的嘟囔道,她是不是去见她的情人去了?

正在鲍瑞疑惑的时候,忽然,他听见身后的房门锁一响,他赶紧扭过头一看,房门被推开了。

「嗨!我亲爱的老公!我回来了。」鲍瑞看见他那漂亮的妻子正站在门口,眉飞色舞地注视着自己。鲍瑞注意到,妻子上身穿的一件刺眼的低胸的T恤衫,下身穿着一件超短裙,苏婷那丰满而雪白的乳房,几乎露出了一半。而她那修长的大腿,也从超短裙下赤裸裸的露出来。超短裙的分叉很高,鲍瑞几乎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,妻子那雪白的臀部。过了一会儿,鲍瑞才注意到,妻子苏婷做了一个新式髮型,她的嘴唇上涂着亮红色的口红,眼帘上画着淡蓝色的眼影。很显然,苏婷到美容院去做美容了。

此前,鲍瑞从来沒有见过妻子苏婷,穿着如此大胆而暴露。一瞬间,他觉得妻子苏婷就像一个妓女。不过,鲍瑞还是强装笑脸地问道:「苏婷,你去哪儿了?让我等得好苦啊!」

「老公,我觉得你今天的工作肯定很辛苦,所以我想给你一点点体贴的温暖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!」苏婷娇滴滴的说。

鲍瑞听到妻子的话,苦笑了一声。实际上,他今天什么也沒做,尤其是当苏婷给他打来电话后,心烦意乱的他,根本沒有心事去工作,他整天都在想着跟妻子的那些谈话。不过,鲍瑞还是咧开嘴强作笑脸,他把公事包放在桌上,张开双臂搂住了妻子苏婷纤细的肩膀。

苏婷顺势扑在丈夫的怀里,撒起娇来。夫妻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盡情地亲吻。不一会儿,鲍瑞的大阴茎就渐渐地勃起了,他把坚硬的大阴茎顶在妻子的小腹上。毫无疑问,苏婷是一位性感的美丽少妇,她可以让几乎所有的男人兴奋不已,她的丈夫鲍瑞就更不例外了。正当鲍瑞紧紧搂住妻子的时候,苏婷却轻轻地推开丈夫,她在丈夫面前轻盈地转了一圈,小声说:「老公,你喜欢我的这身衣服吗?」

鲍瑞用兴奋的目光,仔细地打量着他那迷人而性感的妻子。他看见妻子的T恤衫的领口微微地下垂,他甚至可以隐约看见苏婷乳头週围的褐色乳晕。此时,苏婷又在丈夫面前转了一圈,她的裙边随着身体的转动,微微地翘起。鲍瑞可以清楚地看见,妻子苏婷大腿根部的隆起,以及附着在隆起上面的黑色阴毛,那正是苏婷的两片大阴唇。鲍瑞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妻子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。一瞬间,鲍瑞意识到妻子苏婷沒有穿内裤上街。

「我爱你,苏婷!」鲍瑞沒话找话地说。

「我也爱你,老公……我是你的小荡妇,不是吗?」说完,苏婷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「嗯!是的,你就是我的漂亮的小荡妇!」鲍瑞随声附和道,说完,他伸出胳膊,试图把妻子苏婷揽进怀里。然而,苏婷却拦住了丈夫说:「老公,你为什么不去先洗澡,然后换一件干净的衣服。我在客厅里给你准备一杯鸡尾酒。」

然而,鲍瑞还是把妻子揽进怀里,轻轻地亲吻她:「苏婷,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等待那么长的时间,我快要剋制不住了。」苏婷扭动一下纤细的肩膀,从丈夫的怀里挣脱出来说:「那好吧,我一定盡情地满足你!」说完,她走进了厨房里。

鲍瑞望着妻子离开的背影,笑眯眯地摇了摇头,他不情愿地钻进了浴室里。鲍瑞一边洗澡,一边支起耳朵听外面厨房里的动静。与此同时,他的大阴茎情不自禁地勃起了,他在自己的大阴茎杆上,抹上一些肥皂,然后快速地磨擦起大阴茎杆来,他在快乐的手淫。突然,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,妻子苏婷和那个陌生男人在一起的画面,苏婷正穿着那件刚刚买来的低胸T恤衫和超短裙,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那个陌生人男人撩起苏婷的裙子,苏婷赤裸的下身完全展现在那个陌生男人面前。那个男人把手伸进了苏婷的大腿根部,他在盡情地揉捏着苏婷的女性生殖器,鲍瑞甚至看见,他的大手从苏婷的大腿根部的后面伸了出来,他用大手紧紧的扣住苏婷那细嫩的臀部。

鲍瑞一想到这些,他就感觉到一股热流在自己的大睾丸里涌动,他快要剋制不住地射精了。鲍瑞停止手淫,他不想让自己过早的射精,他希望把这宝贵的精液,射进妻子那甜蜜的阴道里。

当鲍瑞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,苏婷已经等候在客厅里了。她给鲍瑞递过一杯鸡尾酒,示意丈夫坐到沙发上。然后,苏婷依偎在丈夫的怀里,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然而却沉默不语,足足有五分钟。

鲍瑞一口一口地喝着鸡尾酒,他感觉酒劲很大。他低头贴在妻子苏婷的耳边小声问道:「明天晚上,你打算穿着这身衣服去见那小子吗?」苏婷听到丈夫的问话,一瞬间,她的眼睛里闪出一道兴奋的光芒,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怪笑,紧接着,她又垂下眼帘,极力掩饰自己兴奋的心情,她不想让丈夫发现,她依然沉默不语。

鲍瑞捅了捅怀里的妻子,又问了一遍。苏婷小声地说:「我不知道……」紧接着,苏婷抬起头挑起弯弯的眉毛,笑眯眯地望着丈夫,调侃式地说道:「也许我什么都不穿,一丝不挂的去见那个男人……」说完,苏婷咯咯咯的笑了起来。忽然,明日和人生苏婷猝不及防的伸出手,一把抓住鲍瑞那早已勃起的大阴茎,尽管隔着一层内裤,可是她依然能够感觉到丈夫大阴茎的不住地抽动。苏婷把手伸进了丈夫的内裤里,她用手指紧紧地扣住丈夫那坚硬的大阴茎杆,上下摩擦起来,作为性慾强烈的女人,苏婷特別喜欢抚摩男人的大阴茎。

鲍瑞伸手拦住了妻子,他不能再让苏婷摩擦自己的大阴茎杆了,不然的话,他会当着妻子的面情不自禁地射精。苏婷不情愿地把手收了回来,她的脸上掠过一丝不乐的表情。鲍瑞搂住妻子肩膀,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:「苏婷,你知道吗,我一整天都在想我们俩之间的谈话,尤其是你提到,那个男人邀请你吃晚饭的时候,你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。」鲍瑞停顿了片刻,继续说:「苏婷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今天下午,彭理珂给我来电话了……」鲍瑞沒有继续往下说,他在观察妻子苏婷的表情。

在大学时,彭理珂是鲍瑞最要好的朋友,他也曾经疯狂的追求过漂亮的苏婷,甚至一度成为鲍瑞的情敌,可是最终,他还是被家境富裕的鲍瑞击败了,不过,这些事情并沒有影响他与鲍瑞的友情。然而,鲍瑞始终怀疑,在大学期间,苏婷曾经不止一次地背着他,跟彭理珂发生过性关系。

苏婷听到彭理珂的名字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她扭过头睁着漂亮的大眼睛,兴奋地望着丈夫,她的眼睛里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惊讶和兴奋。的确,彭理珂不仅仅是她的丈夫最要好的朋友,而且也是她的秘密情人。在大学期间,她曾经不止一次地背着鲍瑞,跟彭理珂上床,发生性关系。有一段时间,苏婷甚至怀疑自己会撇开鲍瑞,跟英俊潇洒的彭理珂结婚。然而,苏婷还是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,最终嫁给了鲍瑞。这对于苏婷来说,是一个艰难的选择,她沒有办法,毕竟,她不能同时嫁给两个心爱的男人。然而,在她的心底里却有着一种渴望,她想同时跟两个心爱的男人保持性关系。

作为女人的苏婷,无法理解男人之间的事情。尽管鲍瑞和彭理珂是一对情敌,然而他们却是最要好的朋友,而且一直保持着友谊。

大学毕业后,心情郁闷的彭理珂到南方去发展了,而鲍瑞带着漂亮的苏婷,回到了他家乡——济南。从此以后,苏婷再也沒有见过彭理珂,一年后,她听说彭理珂跟当地的一位女孩结婚。一晃已经五年过去了,苏婷和鲍瑞夫妇跟彭理珂保持着时断时续的联繫。大约在半年前,苏婷从鲍瑞的口中听说,彭理珂离婚了,从那以后,她的心里就有一种隐隐的渴望,她渴望重新见到她的旧情人。

苏婷稳定了一下情绪,装作若无其事地问:「彭理珂给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?」

「噢!彭理珂打算到我们这儿来出差,大概要逗留一个多月的时间。所以,我请他到我们家来做客,苏婷,你同意吗?」鲍瑞明知故问地问道,他当然清楚妻子苏婷内心里的真实想法,苏婷巴不得彭理珂来看她。苏婷竭力掩饰自己的惊喜,她装出一副一脸睏惑地说:「老公,彭理珂是你的朋友,是否邀请他到我们家来做客,由你来决定吧!


第7章 苏婷跟那位陌生而英俊潇洒的男人约会

鲍瑞听到妻子的话,知道她在撒谎。他拍了拍妻子的肩膀,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,苏婷,我知道,在大学时,彭理珂非常喜欢你,说不定,他现在还依然很想念你!

老公,別胡扯!我早就把他忘了。

鲍瑞笑了笑,他知道苏婷又在撒谎。苏婷怎么可能忘记自己心爱的情人呢!不过,此时的鲍瑞,心里已经打好如意算盘。他之所以要在此时此刻提起彭理珂的名字,那是因为,他已经预感到了苏婷的新情人,可能会从自己的身边夺走迷人的妻子。就在此时,彭理珂准备到济南来出差,所以,鲍瑞想藉助彭理珂的吸引力,把妻子从那个陌生男人的身边拉回来。鲍瑞也曾经怀疑过,苏婷会对彭理珂真的动心,不过,他转念一想,毕竟彭理珂是自己的手下败将,他有信心再一次击败彭理珂。此时,鲍瑞那刚愎自用的性格,再一次表露无遗。

鲍瑞望着故作镇静地苏婷,他一字一句地说,苏婷,你不是觉得跟那个陌生男人约会,心里有一种恐惧感吗?其实,这很正常。一般,女孩儿在第一次经歷这种事的时候,都会感到恐惧。鲍瑞停顿了片刻,继续说,所以,我把彭理珂请到我们家来,我可以允许你跟彭理珂……鲍瑞琢磨了半天,不知道该如何用字,他本打算用约会这个词,可是他心里比谁都清楚,妻子跟彭理珂绝非约会那么简单。一旦彭理珂住到自己家里来,妻子苏婷很可能会跟彭理珂发生性关系。毕竟,他太瞭解苏婷的生理特点了。

苏婷听完丈夫的话,她惊讶地望着丈夫的脸说,老公,彭理珂……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啊!可是,可是……苏婷语无伦次地说,她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后面的话。苏婷并不傻,作为女人的她当然明白,一旦自己的旧情人搬进自己的家来住,那将意味着什么,她很可能会跟彭理珂发生性关系,而一旦被丈夫发现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鲍瑞故作坦然地一笑,他摆摆手说,彭理珂是我的好朋友,他出差到济南,住到我们家,不是很好吗!接着,鲍瑞笑了笑继续说,其实,我早就知道,他很喜欢你,而且你也很喜欢他,而且他也不是外人……这有什么不妥当的呢!

老公,这,这……合适吗?苏婷结结巴巴地说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苏婷是一位聪明的女人,她当然明白丈夫的意思。事实上,丈夫已经默许了,她跟彭理珂保持那种说不清的关系,她甚至能够猜测得出,丈夫已经容忍了,她跟彭理珂发生性关系。苏婷张口结舌,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识。

苏婷,如果你不喜欢彭理珂住在我们家,我可以不邀请他来。鲍瑞欲擒故纵的说。

不,不,老公!我从来沒有反对过彭理珂住在我们家。苏婷赶紧解释道。接着,苏婷又假惺惺说,彭理珂刚刚离婚,他的心灵肯定遭受了不小的打击。此时此刻,他正需要我们的安慰,毕竟我们是他最好的朋友。

鲍瑞笑嘻嘻的望着妻子那张说谎的脸,毕竟,苏婷不善于说谎。苏婷瞥了丈夫一眼,她胆怯地避开了丈夫的目光,然后羞涩地低下了头,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。此时,不论是身为丈夫的鲍瑞,还是身为妻子的苏婷,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真实意图。苏婷的执拗,不过是想竭力掩饰,她跟彭理珂即将发生的那种说不清的关系,而男女之间,除了性关系以外,还有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呢!

鲍瑞望着妻子苏婷低头不语,他知道,自己的目的快要达到了。鲍瑞心里在想,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哪怕是妻子苏婷跟他最要好的朋友彭理珂发生性关系,他也要把妻子从那个陌生男人身边夺回来。

最后,苏婷抬起头,她的脸上掠过一丝察觉不到的笑,她小声地说,老公,你的主意不错,让我好好想一想!苏婷依然在装作无所谓的样子。然而,鲍瑞心里明白,妻子苏婷根本不需要多想什么了,说不定,她的心早就飞到彭理珂身边了。

鲍瑞把妻子苏婷紧紧地搂在怀里,夫妻俩的嘴唇贴在一起,盡情地亲吻。这时候,他感觉到苏婷的小腹向前一挺,顶在自己那已经高高勃起的大阴茎上。鲍瑞顺势把手向妻子的下身摸去,他用手掌扣住妻子那丰满而细嫩的臀部。

夜已经很深了,鲍瑞和妻子苏婷全身赤裸,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,夫妻俩的身体紧紧地扭在一起,他们在盡情地做爱,他们甚至忘记了吃晚饭。苏婷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两个男人的身影,一个是她大学时的旧情人——彭理珂,一个是她几天前,在舞会上刚刚认识的新情人——腾霖,苏婷幻想着,同时跟两个心爱的男人做爱的情景,对于女人来说,那是一种多么刺激的感觉啊!苏婷一想到这些,她的性慾迅速达到了高潮。毋庸置疑,苏婷渴望同时跟两个男人做爱,她从不避讳这种近乎于疯狂而淫荡的想法,这种感觉让她快乐无比。

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身为丈夫的鲍瑞,在他的脑海里,也想像着跟妻子苏婷一样的情景,他想像着自己坐在双人床旁边的椅子上,激情地看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,一个是彭理珂,另一个是那个英俊潇洒的陌生男人,跟自己那漂亮的妻子疯狂地做爱的画面。
不知不觉之中,夫妻俩疲惫地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晨,当苏婷醒来的时候,丈夫鲍瑞已经去上班了。苏婷起床后,心情烦躁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她的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,今天晚上跟她的情人——腾霖,约会的事情。苏婷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,她总是感到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兴奋。临近中午的时候,丈夫鲍瑞给苏婷打来电话说,他今天晚上要参加公司的会议,可能要晚一点回家。末了,鲍瑞一再叮嘱苏婷,今天晚上的约会,千万不能越过底缐,千万不能破坏他们之间的夫妻协议。在电话里,鲍瑞语气显得很自信,他确信自己能够控制住妻子的行为,他也相信,妻子苏婷能够把握住自己。

苏婷放下电话后,心情更加烦躁不安。作为妻子,她自然明白丈夫的意识,鲍瑞不希望自己跟那个英俊潇洒的陌生男人发生性关系,然而,苏婷心里比谁都清楚,她怎么能够剋制那种慾望呢!

下午,苏婷思索了半天,她跑到街上,买来了避孕药和避孕套。她按照说明吃了两片避孕药,她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抑制那种对性的渴望,她也明白身为妻子的责任,她不想怀孕,更不想怀上別的男人的孩子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然而,此时此刻的苏婷已经打定主意,她要跟自己的新情人发生性关系。

下午5点钟,正当苏婷坐在梳粧檯前精心打扮,为晚上的约会作准备的时候,鲍瑞却出人预料地突然回家了。他只是简单地告诉妻子苏婷,公司的会议临时取消了。苏婷心里自然明白,丈夫鲍瑞是对自己不放心。不过,苏婷依然装作镇定地,坐在梳粧檯前细心地打扮自己。而鲍瑞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。

苏婷,你真的非常漂亮!鲍瑞沒话找话地说。此时,苏婷正在试衣服。

老公,你觉得我的衣服怎么样?你不觉得我的衣服太暴露了吗?苏婷略带挑衅地说,然而,她的语气显得很紧张。

不,一点也不!鲍瑞回答道。他抬起头瞥了一眼他那漂亮的妻子。苏婷的上身穿了一件柔软而轻薄的夏装,领口开得很低,以緻于乳罩的边缘都清晰可见。鲍瑞注意到,苏婷的乳罩薄而透明,褐色的乳头依稀可见。她的乳罩紧紧的罩着雪白而丰满的乳房,苏婷的乳房一向很性感,坚实而挺拔,乳沟很深,充满了挑逗。让所有见到苏婷乳房的男人,都有一种情不自禁的想要摸一下的感觉。

苏婷的下身穿着一件短裙,两条修长而迷人的大腿上,套着肉色的尼龙丝袜。当苏婷伏下身,穿高跟鞋的时候,鲍瑞并沒有看到妻子的内裤,他心中疑虑,这一次,苏婷可能又沒穿内裤,去跟那小子约会了。

苏婷,转一圈!让我瞧一瞧。鲍瑞说。苏婷按照丈夫的吩咐,原地转了一圈,她的裙襬像花瓣一样,绽开了起来。苏婷扭头笑眯眯地望着丈夫,像是在徵求丈夫的意见。
非常,非常性感。如果我要是那小子,说不定我会强姦你!鲍瑞开玩笑似的说。

苏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。她不明白丈夫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让她心疼的话。
对不起,苏婷!我只是开玩笑,你不要太介意。鲍瑞赶紧补充道。

我知道,但是……但是,我感到非常紧张。就像一位17岁的少女,第一次去约会似的……苏婷说了一半,她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,她觉得自己的比喻实在是太不恰当了……我,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这么做。对不起,老公!

好了,苏婷,不用多说了。早点回来!鲍瑞摆摆手说。

老公,你真的同意我去约会吗?苏婷问道。

当然了……说完,鲍瑞从沙发上站起身,他一把搂住漂亮妻子的细腰,然后,将手向苏婷的下身摸去。他用手掌扣住苏婷那柔软而细嫩的臀部,他探出头去想跟妻子接吻。然而,苏婷却把头缩了回去,她拒绝了丈夫。

对不起,老公,我的化妆……苏婷说。

苏婷,你说得对,那么,我就不跟你吻別了!说完,鲍瑞略显尴尬地笑了起来。然后,他慢慢地掀起苏婷的短裙,令他欣慰的是,妻子穿上了内裤。尽管那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内裤,勉强遮住苏婷大腿根部的隆起,鲍瑞甚至可以隐约看见,从比基尼内裤两侧露出来的黑色阴毛。

苏婷凝视着丈夫的眼睛,她明白丈夫的意思,老公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我不会让腾霖觉得,我是一个不摺不扣的荡妇,所以我穿上了内裤。

很好,很好……鲍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夫妻俩尴尬地笑了起来。

鲍瑞把妻子苏婷送到门口,他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妻子的脖子,苏婷,早点回来,我等你!
老公,你真好,我永远爱你!苏婷小声说,然后,她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鲍瑞关上房门,他深深吸一口气,然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。他走回到客厅,坐到在他那张钟爱的椅子上,他知道自己要独自一个人渡过一个漫长而难熬的夜晚了。鲍瑞从书柜上取来一本书,漫无目的的翻了起来,他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打发这百无聊赖的长夜啊!

苏婷走进酒店,她看到酒店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红男绿女。苏婷穿过拥挤的人群,向酒店里面走去,她注意到许多男人都在偷偷的打量自己,其中还包括一些女人。酒店的里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灯光昏暗。走廊的一侧是一间间包房,不时地从包间里传出女人兴奋的尖叫声,苏婷能够猜得出来,包间里上演的男女游戏。

苏婷继续向走廊的深处走去,她并沒有发现她的情人——腾霖的身影。正当她疑惑的时候,忽然,她看见一个熟悉的那个陌生而英俊的男人,从一间包房里探出头来向她挥手。一瞬间,苏婷的心怦怦地狂跳起来,她紧张得几乎挪不动步子,她感觉的两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沉重。

苏婷左右看了看,见到沒有人注意她,就像做贼似的熘进了包房。那个陌生而英俊的男人站起身,笑眯眯地给她让座,我真不敢相信,你真的来了!腾霖说。

对不起,酒店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。所以我沒能及时找到你。苏婷抱歉地说。

我知道,不过,我还是非常高兴,你能准时来赴约……你想喝点什么?腾霖说。

随便,香槟酒、白兰的……都可以。苏婷紧张的回答道。

腾霖咧开嘴笑了笑,他露出了洁白而光亮的牙齿,我能理解你此时此刻的心情,说实话,我提前一小时就来了,到现在,我依然感觉紧张而兴奋。苏婷听到他的话,惊讶地抬起头望着对面那个英俊而潇洒的男人。

请问小姐,您的芳名!腾霖迟疑了片刻问道。

苏婷!苏婷瞥了一眼对面的腾霖,她知道对面的这个英俊男人是在明知故问。

苏婷小姐,你知道吗?我第一次邀请一位漂亮的小姐来共进午餐。以前,我从来沒有做过这种事。腾霖说道,还沒等苏婷回答,他又继续说,如果我沒猜错的话,你也是第一次来赴约,不是吗!

是的!苏婷淡淡的回答道,她在竭力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。当她听到腾霖也是第一次幹这种事的时候,她那颗紧张的心渐渐地放松下来,此刻,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情,比刚走进酒店时轻松了许多。不过,苏婷凭藉女人的直觉,猜得出对面的这位英俊潇洒的男人在说谎。

第8章 那位陌生男人将手摸向了苏婷的大腿根部

不一会儿,服务生把饭菜端了上来,苏婷和腾霖边吃边聊。腾霖自我介绍说,他曾经在美国留学,主修建筑学,回国后,他在济南一家着名的建筑公司作设计师。苏婷认真地听着腾霖滔滔不绝地自我吹嘘,不时还夹杂着地道的美国英语,她知道,腾霖说的都是真话。

苏婷凝视着对面的腾霖,她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。不知道为什么,一瞬间,她喜欢上对面这个爱吹嘘的大男孩了,她发现腾霖很讨女人欢心,英俊潇洒、顽皮可爱、略带一点点羞涩。

苏婷简单地向腾霖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,不过,她省略掉了大部份细节,事实上,她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,毕竟,自己的心里有太多难以启齿的事情,那些都是无法告诉別人的。苏婷思索了半天,还是决定不提自己的婚姻状况,她知道,精明的腾霖肯定能够猜得出来,她是一位已婚少妇,而且,她也看到腾霖的手指上戴着结婚戒指,很显然,腾霖也是一位已婚男人。他们之间沒有必要隐瞒彼此的婚姻状况。

腾霖伸出手抓住苏婷那白皙的小手说,苏婷,我不知道你此时此刻的心情,但是我却感到很紧张。你知道吗?我已经好久好久沒有跟女孩出来约会了。

我也是……苏婷羞涩地回答。

苏婷,你知道吗?那天晚上,舞会结束后,我回到家,整整一夜,我都在想你。我忘不了你的漂亮容貌,忘不了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件难以置信的事情,我太兴奋了!腾霖停顿了片刻,继续说,第二天凌晨,天还沒有亮,我就渴望给你打电话,我抓起话筒足足有十分钟,沒有勇气拨通你的电话。黑夜里,我望着天花闆,久久地下不了决心,我害怕你拒绝我的请求。最后,我还是鼓起勇气给您打电话了。

腾霖,我跟你的感受一样。我也是犹豫了许久,才下决心给你回电话。苏婷说完,她羞涩地低下了头,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,与此同时,她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,自己跟腾霖幹得那件难以启齿的事情,他们俩差点发生性关系。一想到这些,苏婷的阴道里就情不自禁地流出淫液来,她感觉到自己大腿根部的内裤被浸湿了。

腾霖深情地望着苏婷那对漂亮的大眼睛,默默无语。他似乎找不到恰当的词,来表达自己复杂而兴奋的心情,最后,腾霖吞吞吐吐地问,苏婷,你……你丈夫知道你来约会吗?……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你丈夫肯定知道我们俩的约会,不是吗?

苏婷听到腾霖的问话,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。苏婷在想,腾霖肯定以为自己是瞒着丈夫,偷偷地来跟他约会,她在欺骗自己的丈夫。一瞬间,苏婷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过一会儿,苏婷默默地点点头,小声地说,我丈夫是一个很好的人,他很宽宏大量。
苏婷,你真幸福,有一个如此宽宏大量的丈夫。事实上,你丈夫真是一个幸运的男人啊!

苏婷抬起头疑惑地望着腾霖的脸,她不知道腾霖说的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,也许他是在讽刺自己的丈夫。

苏婷,我却沒有你那么幸运。我妻子是一位风流而嫉妒心极强的女人,她不允许我跟任何女人接触,然而,她却趁我不在家的时候,跟我最好的朋友上了床,而且还怀孕了……咳!不说了,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。腾霖一边说,一边偷偷地瞟着苏婷的脸,苏婷的脸上露出淡淡的讥笑,很显然,她并不相信腾霖的话。于是,腾霖把话题一转,苏婷,你知道吗!你今天晚上有多么漂亮,多么性感啊!

谢谢!苏婷羞涩地说。苏婷小姐,你喜欢跳舞吗?腾霖问道。是的,很喜欢跳舞!苏婷回答。

苏婷和腾霖在舞池里跳了一个多小时的舞后,他们俩兴緻勃勃地重新回到包间,此时,他们俩就像一对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似的,有说有笑。这一次,苏婷沒有坐到腾霖的对面的椅子上,而是跟腾霖并排坐在一起,他们俩的大腿贴在一起。不一会儿,苏婷就感觉到,腾霖用他那温暖的大手抚摩着自己的大腿,苏婷的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。与此同时,腾霖用另一只手抚摩着苏婷那丰满的乳房,尽管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衫,可是他依然能够感觉到苏婷那柔美的乳房的曲缐。

腾霖把手慢慢地伸进苏婷的大腿内侧,就在此时,服务生来了,苏婷下意识的赶紧夹紧双腿,把腾霖的大手夹在自己的大腿之间。幸好有桌子的遮挡,服务生并沒有发现,苏婷和腾霖的异样的表现,也许是服务生假装沒看见,也许她已经司空见惯了。毕竟,在这家酒店里,男人摸女人的下身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服务生离开了。苏婷不加思索地分开了双腿,以便让腾霖的大手继续向自己的大腿根部摸去,腾霖的大手盡情的体验着苏婷大腿内侧细嫩而柔软的肌肤,他的手指,一寸一寸的向上摸去。

就在腾霖的手指快要碰到苏婷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时候,那个讨厌的服务生又回来了。苏婷下意识地夹紧双腿,此时,腾霖再想把手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,他的大手被死死的夹在苏婷的大腿之间,狼狈不堪。苏婷偷偷地瞥了一眼那个讨厌的服务生,看到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笑,不过,很快就收敛起来了。

那个服务生把酒瓶和酒杯摆放在桌子上,然后知趣地迅速离开了。苏婷望着服务生离开的背影,她心里明白,那个服务生肯定发现了,夹在自己大腿根部的腾霖的手。一股懊恼的情绪迅速从心底升起,不过,很快就被快乐的性刺激所淹沒。苏婷再次慢慢地分开双腿,放开腾霖的大手,让他继续向自己的大腿根部摸去。此时,苏婷满脸涨得通红,她为自己大胆而放荡的行为而兴奋不已。

当腾霖的大手碰到苏婷大腿根部湿漉漉的内裤的时候,苏婷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。苏婷用力分开双腿,以便给腾霖的大手留出更多的空间,腾霖顺势用手指勾住苏婷大腿根部的内裤,向一侧拉开。苏婷兴奋地睁着漂亮的大眼睛,她的眼睛里放射出难以抑制的兴奋光芒。她紧绷着两条大腿上的肌肉,但是并沒有合上,她在等待着那一时刻的到来。

腾霖,不要!苏婷下意识地轻轻喊了一声,她感觉到腾霖粗大的手指,碰到了自己那早已隆起的大阴唇。苏婷抓起桌子上的酒杯,大口喝了一口香槟酒,然后闭上了双眼,不过,她的手依然紧紧地抓住酒杯不放。突然,她感觉到自己那颗狂跳的心,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,她的唿吸变得越来越急促。原来,腾霖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拨开了,苏婷那高高隆起的两片大阴唇。

腾霖望着苏婷那张漂亮的脸蛋儿,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怪怪的笑。他用两根手指拨开苏婷的两片大阴唇后,用一根手指在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滑动。原来,他在摸索苏婷的两片小阴唇,他发现苏婷的两片小阴唇也胀起来了,而且已经被淫液浸泡得湿漉漉的。腾霖用手指拨开了苏婷的两片小阴唇,尽管他沒有看见,可是他能够感觉到,苏婷那个让所有男人着魔的阴道口就在他的手指下面。

腾霖用手指在苏婷的阴道口週围划了一圈,然后将手指插入了苏婷的阴道里,此时,苏婷的阴道里已经灌满了淫液,就像润滑剂似的。腾霖的手指很顺利地插入了苏婷的阴道里,他感觉到苏婷的阴道颤抖了一下,然后,有节奏地抽动起来,紧紧地裹住他的手指。腾霖感觉苏婷的阴道很有弹性,于是,他将另一根手指也插入了苏婷阴道里,他盡力将两根手指深深地插入苏婷的阴道里。

就在此时,苏婷紧张地看到,另一位服务生端着盘子走了进来。腾霖,快住手!快住手!苏婷小声恳求道。然而,腾霖并沒有理睬苏婷的恳求,他继续将两根手指深深地插入苏婷的阴道里。此时,那个服务生已经走到桌子旁边,苏婷注意到,她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大腿根部,她的眼睛里流露出十分明显的羡慕、嫉妒和鄙视的目光。

此时,腾霖也看到了那个服务生眼睛里流露出异样的目光,他不情愿地把两根手指从苏婷的阴道里抽出来,他的手指上沾满了黏煳煳的淫液,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那个服务生装作什么都沒看见的样子,把一瓶白兰地酒放在桌子上,然后收走了已经喝空的香槟酒瓶。谢谢!腾霖礼貌地说。

当服务生离开后,苏婷用小拳头狠狠的锤了一下腾霖的胸膛,怒气冲冲地说,腾霖,你做得太过份了!你为什么要让我当众出丑?

苏婷,你沒看出来吗?那个服务生小女孩儿很羡慕你!说完,腾霖哈哈的小声笑了起来。说实话,苏婷,我非常瞭解女人的心。绝大部份女人,表面上都很正经,可是心里却渴望跟男人幹那种事情。她们表面上很鄙视放荡的女人,可是内心里却非常渴望体验放荡女人的感受。腾霖继续喋喋不休地说。很显然,他喝多了。

苏婷听完腾霖的高谈阔论后,她羞臊得满脸通红,不过,作为女人,她很同意腾霖的观点。然而,当她一想到自己竟然让另一个女人看到,被男人摸下身的情景,她还是觉得很不舒服。于是,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想法,一股脑的涌进她的脑海里,那是以前她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腾霖扭过身,搂住苏婷那纤细的肩膀,他深情地凝视着苏婷那对漂亮的大眼睛。慢慢的,他把嘴唇伸向苏婷的嘴。当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的时候,苏婷兴奋地哼了一声,苏婷张开嘴,让腾霖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嘴里,两个人深情的接吻。

苏婷感觉到腾霖再一次把大手伸向自己的大腿内侧,一点一点向自己的大腿根部摸去。当腾霖的手指碰到苏婷大腿根部湿漉漉的内裤的时候,苏婷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,她本能地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臀部,腾霖顺势用手指勾住苏婷大腿根部的内裤细带,然后向一侧拉开。腾霖用大手扣住苏婷的温暖的女性生殖器,与此同时,他用两根手指拨开了苏婷的两片大阴唇,摸索到苏婷的阴蒂,然后,盡情地揉捏着苏婷那早已肿胀的阴蒂。苏婷的身子一抖,她感觉到一股快感,就像电流一样,从她那敏感的阴蒂辐射出来,传遍全身。

腾霖深情地凝视着苏婷的大眼睛,他慢慢的将手指从苏婷的阴道里抽出来,此时,他的手指上沾满了苏婷阴道里的淫液,腾霖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上淫液,然后又重新插入苏婷的阴道里,他再一次抽出手指,用舌头盡情地舔食着苏婷阴道里的淫液,反反覆覆。他觉得,苏婷阴道里淫液是世界上最美味可口的果汁。苏婷用力分开双腿,任凭她的情人揉捏自己的女性生殖器,她含情脉脉地望着她的新情人,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腾霖紧紧地搂住苏婷,贴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,我们还是离开这儿吧,不然的话,你丈夫会来抓我们的。苏婷默默地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苏婷站起身,抓起桌子上的酒杯,喝干了最后一杯白兰地,然后,跟随着腾霖偷偷地熘出了酒店。夏日夜色中,苏婷依偎在腾霖的怀里,尽管是夜晚,可是天气依然很炎热。腾霖紧紧地搂住苏婷的细腰,向自己的汽车走去。

我的车怎么办呢?苏婷小声问腾霖,苏婷也是开车来的。

沒关系,等我们快乐完以后,我们再来取你的汽车,好吗!苏婷笑了笑,默默地点点头,然后钻进了腾霖的汽车里。

我已经在附近的酒店里预定一间房间,我们俩可以在那儿痛快地玩一个通宵!腾霖说。
今天晚上实在是太热了,我不想去什么酒店,有沒有更凉爽的地方?苏婷喃喃地问道。

腾霖搔了搔头,脑子里在搜索着可去的地方,最近。城郊新开闢了一家湖滨公园,那一定很凉爽。那座湖滨公园位置很偏僻,这么晚了,肯定沒有人去!腾霖说道。

好主意,我们就去那儿!苏婷的点点头表示同意,她也知道那座刚刚建成不到一个月的湖滨公园。

腾霖的汽车转了一个弯,向城郊驶去。在路上,腾霖掏出手机,给那家酒店打了一个电话,取消了预定的房间。大约十分钟后,腾霖的汽车驶上了城郊的高速公路,汽车向前行驶了大约两公里,拐下路边的一条小路,小路刚刚建成,还有一些淤泥和碎石沒有清理干净。腾霖的汽车继续向前开,钻进了一片浓密的树林里,汽车大约又行驶了几百米,来到了一座湖边,湖边的一侧是一片修整得整整齐齐的绿草地,草地里有一条蜿蜒的小路,通向远方。小路旁立着一盏路灯,在漆黑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明亮耀眼,这就是新建成的湖滨公园。

这儿原来是一片荒草地,后来修建成湖滨公园。晚上跟等沒有人来,当然,除了我们俩以外。腾霖兴奋地向苏婷介绍说,苏婷默默地坐在车座里,沒有回答。

腾霖的汽车沿着蜿蜒的小路,慢悠悠地向草地深处开去。然后,停在一盏路灯下,週围一个人也沒有。腾霖关上发动机,此时,四週静悄悄的,一点声音也沒有,远处偶尔传来蛐蛐声。腾霖把大手伸到苏婷的脑后,他搂住苏婷的头,他再次把嘴唇贴在苏婷的嘴唇上,盡情地跟苏婷接吻。与此同时,他伸出另一只手,抚摩着苏婷那丰满的乳房,尽管隔着乳罩,可是,他依然能够感觉到苏婷乳头硬硬挺立在乳房上。苏婷兴奋地哼了一声。

苏婷大胆地解开衬衫上的钮扣,她抖动一下肩膀,衬衫从她的身上滑落下来。然后,苏婷将手伸到背后,解开了乳罩。苏婷的那的迷人的乳房,一下子跳了出来,在明亮的路灯照射下,她的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,完全赤裸裸的展现在她的情人面前。腾霖伸出手揉捏着苏婷那对细嫩的乳房,与此同时,他用嘴不停地吸吮着苏婷那对坚硬的乳头。苏婷兴奋地哼哼起来。

腾霖盡情地亲吻着苏婷的每一寸肌肤,从苏婷的面颊到她的脖子,从肩膀到细嫩的胸部,再到她的肚子。苏婷的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唾液的印记。太美妙了!苏婷喘着粗气小声的哼哼,她那丰满的胸部一上一下地起伏着,她用两只手紧紧地抱住腾霖的头,盡情地让她的情人玩弄着自己的乳房。

腾霖兴奋地喘着粗气,他从来沒有见过如此性感而迷人的乳房。苏婷的乳房丰满而不肥大,高高地挺起,就像白人女人的乳房一样。相比之下,腾霖感觉到,自己妻子的乳房根本无法与苏婷的乳房相提并论。他盡情地吸吮着苏婷左侧的乳头,然后吸吮右侧的乳头,最后,他把苏婷的一对乳房紧紧地拢在一起,让苏婷的一对褐色的乳头盡可能地靠在一起,然后,他张开大嘴将苏婷的一对乳头同时含进嘴里。腾霖兴奋地叫了起来,真不敢相信,你的乳房实在太迷人了,我太喜欢你的乳房了!

苏婷不停地兴奋地哼哼着,她紧紧地夹着双腿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两片性感十足的大阴唇,已经高高地隆起,就像要撑开她的双腿似的。与此同时,一股股淫液不断地从她的阴道里流出,顺着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向下流淌,流淌到她的肛门上,最后,流淌到她的屁股下面的座椅上,将内裤和裙子以及坐埝都浸湿了,苏婷不停地扭动着臀部。

鲍瑞也曾委婉地告诉妻子,她的臀部的轮廓缐过于鲜明,只要男人们稍加注意,就会发现她跟本沒有穿内裤。鲍瑞还劝妻子苏婷,在跳舞的时候,最好在裙子里面穿上衬裙,因为她的紧身裙实在太薄了,在舞厅的灯光照射下,几乎呈半透明状。男人们只要稍加注意,就可以隐隐约约看见,她的大腿根部的黑褐色阴毛。然而,苏婷却对丈夫的话不以为然,事实上,她根本不介意,那些男人是否发现她沒穿内裤,她更不在乎,男人们隐约看